語言: 中文  |  Eng
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提供醫生資料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
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
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
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
醫緣、e緣:一百減一等於零
 

一百減一等於零

朋友圈傳來了個故事,說在家長會上,老師在黑板上寫了四條數學題及答案,分別為「二加二等於四」、「四加四等於八」、「八加八等於十六」以及「九加九等於二十」。家長紛紛指出老師有一題算錯了,然而老師慢慢地跟家長説:「大家都看得很清楚,最後一題的確算錯了,可是,前面三題我是算對的,為什麼沒有人誇獎我,而是只指出我算錯的一題呢?」這故事的喻意,其實是指我們無論是敎育小孩,抑或與人相處,都應該賞識别人做對的地方,而不是只專注於別人錯誤之處。

這故事道理很容易令人體會,就像孩子很努力練習游泳,但到比賽時稍一猶豫慢了起步,游得多好也追不上,失落了獎牌,父母應該讚賞他練習時所付出的努力,而不是責怪他比賽時的失諸交臂。把這道理用作夫婦關係,譬如作丈夫的從不檢視孩子的家課,也不協助家務,但工餘時間總放在家人身上,嘴裡也帶著幽默感,常常說笑話逗家人歡笑,妻子雖然覺得要兼顧孩子功課及家務很吃力,但也接受丈夫有可取之處!至於政治人物,有時功多於過,已受到眾人高度的評價。

然而,對於某些行業來說,有時候一點犯錯的空間也沒有,因為後果可以很嚴重!就好像足球隊的守門員,縱然屢救險球,原本深受球迷稱鑽,但只要一個錯誤導致失球而輸掉比賽,令球隊飲恨,必然受到球迷、球評家的唾罵!醫生其實都是一樣,那管你一直以來,做得多好,救活多少病人,在行內多有江湖地位,只要偶一不小心,出現醫療事故,也可能弄至聲名狼籍,更可能飯碗也不保!

有位老教授曾說,醫生都是人,總不可能每件事都做足一百分,無論是臨牀診斷、治療方案、以及手術時的處理,都有犯錯的可能性,所以,一不留神,後果可以很嚴重!就好像「一百減一等於零」的道理,縱然同一情況遇過一百次,也不能掉以輕心,因為「一次意外可以致命」!

然而,醫護人員犯錯也不一定有後遺症,舉例說:醫生一時記錯了正常值,把孕婦正常的血糖測試報告當作不正常,誤診為妊娠糖尿病,把孕婦轉到營養師及糖尿科護士跟進,誰知給營養師發現報告正常,這樣的誤診除了帶來了少少虛驚、對病人構成不便,及令病人對醫生失去信心外,對整個懷孕卻沒有什麼實質的壞影響。又例如,唐氏綜合症篩查報告呈高危,但護士誤把報告存檔而沒有通知醫生,到病人數週後覆診時才發覺,急急安排作羊水穿刺,幸好最後染色體報告正常,只是篩檢的假陽性而已,那麼從實際角度看,延遲通報病人篩查結果,並沒有帶來任何真正損害,但倘若不幸染色體報告是不正常,那就另當別論了!

另一方面,雖然醫護人員過失可引起嚴重醫療事故,但發生併發症,卻不一定是醫護人員犯錯,有時可以是隨機發生的不幸!譬如病人本身腸道跟前腹粘連着,作微創手術從肚臍放進儀器準備充氣時,便大大增加刺破腸道的風險,有些病例甚至是無論由技術多高的醫生操刀也難逃一劫!因此,遇到醫療投訴或訴訟,必須找有經驗的專家証人作持平。

我最近跟一位在英國時候認識的好朋友晚餐相聚,他現在已經貴為國際知名的母胎醫學科教授。閒談中他告訴我被投訴的一個病例,話說有一位孕婦被轉介看他,因為十二週產前超聲波時發現胎兒膀胱過大(megacystis),經我朋友作超聲波評估後,發覺膀胱直徑有二十毫米(正常是少於七毫米),差不多佔據整個腹部,另外胎兒的腎臟也呈強回聲(echogenic),估計是先天性後尿道瓣膜症候群(posterior urethral valve syndrome)。當孕婦問他這情況會自然復原的機會時,他坦言機會極低,因醫學文獻及其經驗,在早孕期膀胱大於十五毫米,大部分都患上阻塞性尿路疾病(progressive obstructive nephropathy),而腎臟呈強回聲正是腎病的跡象。後來病人問他應否終止懷孕時,他說這也是個合理的決定。最後病人選擇再以超聲波跟進,誰知胎兒的情況慢慢好轉,在二十週時,膀胱和腎臟也回復正常!面對奇蹟出現,孕婦當然非常高興,但非常不滿我朋友在十二週時建議她終止懷孕! 遇到胎兒結構異常,產前診斷及輔導也不要定向性,應該由病人自己作決定應否終止懷孕,這些每個醫生都知道,都會說,但當病人非常誠懇地問而你又很希望幫助她們作決定時,有時候總會把自己的想法提出來,這正是我朋友所做的,畢竟國際權威也是人!

資料提供: 唐醫生

選文來自: 香港E大夫 / 醫大夫 05-07-2017

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,只供參考 / 資料來源 - 專欄作者 : 唐醫生

     

E-daifu 熱線:2345 0902

聯絡我們    關閉

WhatsApp 號碼:5548-8918

關閉
作者
唐醫生

~醫緣、e緣 有位從事創作的朋友曾跟我說:「生活就是個故事!」 行醫多年,遇上不同的病人,親身感受他們身上的故事,其中有些非常深刻,一直留在腦袋中。平日跟同袍交流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