語言: 中文  |  Eng
主頁 了解我們 醫生列表 新加入醫生 加入評論 聯絡我們
醫生姓名 地區 執業類別 性別 註冊專科
輸入全部或部份的醫生姓名爲最熱門 爲次熱門
大廈名稱 診症時間 診症日子 收費 關鍵字搜尋
妄想型性格障礙
 

妄想型性格障礙

疫情下,志強留家工作,讓電腦配備相應的軟件,花了兩天時間,很不方便,又十分不就手。最麻煩的,是樓上那兩個小孩。「怎麼他們整天都在吵?」志強問他的太太真紀。真紀是家庭主婦,以往日日躲在家中。「是樓上劉先生的一對寶貝孖仔,六歲了,很可愛的。也不算很吵啦,但他們不用上課,整天在家發悶,有點『聲氣』是很正常的啦。」

「劉先生?你為甚麼會認識劉先生?」志強很多時很敏感,真紀都慣了:「就在電梯裏碰到他們一家,劉太太也在。」「噢。」只要有合理辯解,志強也不會追問下去。翌日,志強因為要回公司拿一些文件,所以要上班半天,回家的時候恰巧跟劉太太和孖仔同(車立)。他不認識他們,但見是孖仔,又是住在樓上,當立即開口說:「是劉太太嗎?」「是……你是……」「 我姓邵的,現在在家工作,你們的兒子玩耍時有點吵,可否改玩一些康樂一些的,如捉棋之類?」

未等劉太太回話,(車立)門已打開,劉先生只說了一句:「可以嗎?」就出(車立)。豈料,他回到家當晚,又聽見樓上聲音。「他們是不滿我投訴嗎?硬要擠出一些聲音來!」志強怒道。真紀說:「很明顯聲音少了,不是嗎?」「不是,是給我下馬威,覺得我奈何不了他們!等着瞧,我要投訴!」志強說着,跑到管理處,向管理員投訴。「唉,他又來了,不要吧。」真紀不住搖頭,然後跟着志強出去。

志強因為新冠肺炎而home office,被樓上也是因為疫情而停學的孖仔吵得難以專心工作。有一天在電梯遇上孖仔和他們媽媽,輕輕責罵了他們幾句,然後他覺得對方報復性的發出聲音,遂到管理處投訴。

志強站在管理員面前,但其實這已經是投訴後的第三天的事了。

「邵先生,我們都到劉宅了解過,亦暗地裏觀察了他們一兩天,我發覺他們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啊。都是一般的電視聲、煮飯聲、說話聲。」管理員一邊說,志強的臉愈來愈垮掉,太太真紀趕忙把他拉回家,但不成功,只見他跟管理員說:「你們都在針對我,人家孖仔很可愛就可以橫行,我一條『男人老狗』誰來可憐我!」管理員聽到都呆了半晌,真紀不斷向管理員賠罪,並大力拉走志強。

志強深心不忿,回到家中又聽到樓上的聲音,憤怒得拍桌大罵。如是者又過了三天,志強按捺不住了,樓上孖仔的跑步聲讓他喘不過氣,集中不到精神,他拍一拍枱,站起來,拿出之前裝修用剩的油漆,加水,然後沿後樓梯跑上去,在人家門口倒油漆上去,一邊倒,一邊破口大罵。

劉太太報警,他鬧得如此轟動,警察當然找到他,告他行為不檢和毀壞他人財物。輾轉之下,他來到我的辦公室,因為他需要一份精神健康報告,讓法官知道他犯案時的精神狀態。

我給志強問診,並讓他做一些testing,初步判斷他患了「妄想型性格障礙」。由於我需要多一點資料判斷,我跟志強問診後,也想聽聽他的太太真紀怎樣說。

Home Office的志強,被樓上也是因為疫情而停學的孖仔吵得難以專心工作,竟然在他人家門倒油漆,被控行為不檢和毀壞他人財物。我要為他寫精神健康報告,讓法庭知道他犯案時的精神狀態。

我初步判斷他患了「妄想型性格障礙」,但也想從他的太太真紀口中知道多一點。

「那對孖仔,其實也不算很吵,說實在。」真紀嘆氣一聲,然後說:「很正常的聲浪,不會太騷擾,打開電視機就會蓋過了。但剛好那時是Home Office,志強比較敏感。」

「妳並不認為對方故意,是嗎?」

「對,根本不是那回事,如果故意,聲浪應該更大。」真紀說得斬釘截鐵。

「這次是特別的個案嗎?還是,他常常碰到類似的事?」

真紀想了一想,說:「說起來也是,他在街上很容易跟別人發生爭執。比如在地鐵,不小心碰到了,他總是以為對方是故意的。」

「談談他的性格。」

「他的性格,有時也真的很古怪。」真紀說:「他很敏感。十分敏感,在他在意的問題上。比如說,他是個『超級醋埕』,一般男人緊張妻子,害怕妻子跟其他男人太親密,所以不讓妻子單獨跟男人吃飯之類,很正常,是嗎?但他很誇張,我跟看更多說一句『今天天氣不錯』,他也會有所懷疑,覺得為甚麼我跟看更好像熟絡了!對,常把小事放大!不過,只要我解釋,他就相信了,沒再去深入懷疑。慢慢我也慣了,只要給他理由就可。」

我再問多幾個問題,幾乎可以斷定,志強患的,就是「妄想型性格障礙」。

Home Office的志強,被樓上的孖仔吵得難以專心工作,竟然在人家門倒油漆。我負責替他寫一份精神健康報告。經過檢查,我初步判斷他患了「妄想型性格障礙」。

其實,我們很難從單一個案去確定他患了這病。除了妻子真紀,我還跟他的幾個朋友通電話,他們描繪眼中的志強,其中某些事例讓我確認他患上「妄想型性格障礙」沒錯。綜合而言,妄想型性格障礙有以下七個主要症狀,只要中四個,就能斷定是患者:

一、沒有根據地懷疑別人正在傷害或欺騙自己。

二、沒理由地擔心朋友和同事的忠誠度和可信度。

三、不願意對任何人傾訴自己的心思,害怕別人會利用這一份信任來傷害自己。

四、別人善意的舉動或言論,卻感到威脅。

五、長期感到怨恨,記仇,拒絕原諒別人。

六、察覺到其他人看不出來的對自身名譽的攻擊,並迅速反擊。

七、不斷無理由地懷疑配偶或性伴侶有不軌行為。

治療方面,主要找心理專家治療,如真的控制不到自己的想法和行為,才給一些低份量的精神科藥物,把他的敏感度降低。但由於他不是妄想,所以服用藥物也真的不能太重。至於淋紅油案,因疫情關係,仍未開庭。妻子真紀十分擔心。但以我經驗,他是一時衝動,且顧念初犯,一般只罰社會服務令。

我當然不會這樣跟真紀說(我不是法官),我反而想他好好照顧志強的病,案件是一時的,但其病影響人際關係,進而影響工作和人與人之間的相處,這才是要擔心和重點改正的。

 

精神病專科醫生何美怡

何美怡醫生 DR. HO MEI YEE ROBYN

資料來源:頭條日報 06-06-2020

選文來自:香港E大夫 / 醫大夫

 

 

E大夫醫生網是香港人最喜愛的醫療網站

E-Daifu.com

以上資料不是醫療意見,只供參考 / 資料來源 : E-Daifu.com

     
   關閉

Mobile

   關閉

WhatsApp 號碼:5548-8918

關閉

Google play - Andriod
App store - IOS

關閉